龍虎
位置:龍虎和注冊&代理 > 龍虎平臺 > 正文 >

為什么有了紀龍虎斗委,還要設立監委?

2019年11月15日 06:31來源:龍虎手機版

2018年11月,北京。中國國家博物館內,人潮涌動。“偉大的變革——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”在這里舉辦。

4份文件,蓋有鮮艷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員會公章,共同陳列在如此高規格的展覽中,吸引了不少參觀者駐足觀看。

“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》的有關規定,本委決定對貴州省委原常委、省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涉嫌職務違法犯罪一案立案調查。”展覽櫥窗內,陳列著標有國監立〔2018〕110001號的立案決定書。與之一同展出的,還有國家監察委員會發出的第一份留置決定書和2份留置通知書。

王曉光案,也被稱為國家監委成立后的“留置第一案”。他落馬的4月1日,距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員會正式掛牌(3月23日)僅僅相差10天。

通報消息來源從“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”到“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”,從“涉嫌嚴重違紀”到“涉嫌嚴重違紀違法”,從“接受組織審查”到“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”,話語轉換之間充分體現了國家監委組建后履職有力有效,也體現了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有機統一。

然而,成立一年多的國家監察委員會,對于普通大眾來說,卻是陌生的。在新時代紀檢監察工作中,為什么有了紀委,還要設立監委?

為什么有了紀龍虎斗委,還要設立監委?

2018年3月23日,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員會在北京揭牌,舉行新任國家監察委員會副主任、委員憲法宣誓儀式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紀委書記趙樂際出席揭牌和憲法宣誓儀式,并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干部大會上講話。這是趙樂際出席揭牌儀式。新華社記者 李濤攝

“公權力姓公,也必須為公”

——向公權力監督“模糊地帶”亮劍

“沒有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,這是一條鐵律。”

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高度重視權力監督問題。在中央蘇區、延安時期,我們黨探索了一套對蘇維埃政府、邊區政府和革命根據地人民政權組織及其工作人員的監督辦法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中國共產黨不僅迅速建立起黨內監察機構和國家行政監察機構,而且還發揮群眾監督作用,廣泛聘請人民監察通訊員,形成黨、政、群“三位一體”的監督體系。

黨的十八大以來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滴水穿石、鐵杵磨針的精神,不斷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,審時度勢作出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。僅在2016年6月至10月期間,習近平6次主持召開會議,明確改革時間表、路線圖。從北京、山西、浙江三省市先行先試到全國推開,從組建國家和省市縣監察委員會再到出臺監察法,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堅持嚴字當頭、以上率下,深刻改變著中國反腐敗的歷史進程。

“此案性質嚴重,手段卑鄙,人性卑劣,要一抓到底,不管涉及到誰!”這是2018年6月27日,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忻州市委書記李俊明,在市紀委監委一件立案審查調查呈批報告上的批示。有關案情是忻州職業學院學生處原處長、資助辦原主任楊萬恒,學生資助中心原負責人邢笑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伙同部分學生干部共同騙取國家獎助學金共計人民幣142.4萬元。

2018年7月,山西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消息,忻州職業學院學生處原處長、資助辦原主任楊萬恒,學生資助中心原負責人邢笑被查。“這是實現監察全覆蓋之后,我們查辦的高校管理人員的第一案。”忻州市委常委、市紀委書記、市監委主任范晉昌介紹,“這是以前較少或基本覆蓋不到的領域。”

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前,黨內監督已經實現全覆蓋,但行政監察對象主要是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,非黨員基層干部、公辦單位中從事管理的人員等相當一部分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,還處于監督的模糊地帶。“法辦夠不著,黨紀不適用”,就是改革前應對這些公職人員違紀違法問題的尷尬狀況。

為什么要設立監委?把所有公權力關進制度籠子,向公權力監督“模糊地帶”亮劍就是重要原因。

——實現六類對象監察全覆蓋。2018年3月20日公布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》第三章第十五條規定了六類監察對象,“國有企業管理人員”“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的人員”“ 公辦的教育、科研、文化、醫療衛生、體育等單位中從事管理的人員”等六類對象被納入監察范圍。

——實現派駐機構全覆蓋。2018年6月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統一設立派駐機構,在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設立派駐紀檢監察組。從實現派駐機構全覆蓋到強化執紀監督部門和派駐機構的協作配合,監督“探頭”作用得到有效發揮,“監督就在身邊,紀律就在眼前”成為廣大黨員干部的普遍感受。

——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部門實現“前后臺”分設。2019年1月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檢監察室由原來的12個擴充至16個,包括11個監督檢查室和5個審查調查室。分設后,監督檢查部門負責日常監督,審查調查部門負責立案審查。近距離、常態化、全天候的監督得以強化,監督效能不斷提升。

——積極探索將監察職能向鄉鎮、村居延伸。為解決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公權力監督難題,各地紀檢監察機關通過在鄉鎮設立監察辦公室和監察專員、暢通群眾舉報渠道等措施,懲治“蠅貪”,解決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。

非黨員基層干部不能再“置身法外”,為所欲為;對教科文衛體單位真刀真槍,不留情面;“臨時工”“編外人員”不再是躲避監督的擋箭牌……這場被稱為“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”,通過一系列有力舉措推動監督之網越織越密,紀律監督、監察監督、派駐監督、巡視監督“四個全覆蓋”的權力監督格局正逐步形成。

“攥指成拳”提升反腐成效

——整合反腐敗力量 持續保持反腐敗高壓態勢

2017年,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指出:“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,將試點工作在全國推開,組建國家、省、市、縣監察委員會,同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合署辦公,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。”

號令既出,重任如山。各級監察委員會的設立,使原來分散于行政監察部門、預防腐敗機構和檢察機關查處貪污賄賂、失職瀆職以及預防職務犯罪等部門的工作力量得以整合。黨統一領導下的國家反腐敗工作機構得以建立,切實解決了過去反腐敗力量分散、職能交叉重疊的問題。反腐敗力量更集中,監督范圍更廣泛,權限手段更豐富。

為什么要設立監委?整合反腐敗力量,從根本上提升反腐敗成效就是重要原因。

——形神兼備、優勢互補,反腐敗案件辦理效率提升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eqhorr.icu/longhupingtai/20191115/2085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熱點資訊